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河南63名农民外借身份证帮人买农机获刑 啥情况?

发稿时间:2018-11-14 07:19:00 来源:新京报 中国青年网
  分析到这里,就不难理解,他们为何在众声喧哗中总是选择沉默,为何在刨根问底的追问中总是闪烁其词,为何在庆功宴上总是选择低调。

  牛家亮的微信里有一个群,名为“仙人庄社区矫正”,无论在忙什么,只要群里有消息,牛家亮都会放下手里的活计“秒回”。

  微信群由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仙人庄乡司法所建立,27名群成员,都是仙人庄乡的缓刑、假释人员。牛家亮说,其中26人是因同一罪名入刑——骗取国家农机具购置补贴。

  2017年3月至8月间,开封市鼓楼警方在办理农机经销商孟庆安、陈成行、牛书军三人所涉的案件中,将63名以出借身份证形式,帮助三人申报国家农机具购置补贴的农民逮捕。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63人陆续因诈骗罪获刑。

  重案组37号调查发现,目前国家农机具购置补贴实行“先购后补”,补贴资金以县一级为单位结算,各地资金使用效率不一,申报周期相对较长。部分农机经销商借用农民身份证,先行办理补贴申报手续,再以补贴后的价格将农机出售。一审法院认定,上述63名获刑农民,个体所涉补贴金额,多在数万元左右,而实际获利则在数百元。

  依据公诉人意见,案件所涉农机补贴资金,实际并未落入经销商或农民手中。据此,涉案人员是否构成诈骗罪,成为案件焦点。2018-11-14,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三名农机经销商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而全部63名涉案农民,目前绝大多数未提出申诉。

▲6月7日,河南开封,牛书君的农机经销点。新京报记者王煜摄

  63名农民获刑

  “仙人庄社区矫正”群,高峰时有超过三十名成员,后来陆续有人因为刑满退群。

  李亚文是群内一员。生于1992年的李亚文,是仙人庄乡良坟村人,他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自己“犯事”是源于一次身份证外借。

  2015年1月份,好友牛家亮找到李亚文,提出“借身份证用一阵”。牛家亮与李亚文是同村人,一起长大,彼此知根知底。李亚文说,自己没有多想,便将身份证交给牛家亮。

  牛家亮告诉重案组37号,亲戚牛书军委托他帮忙借身份证,用来申报农机补贴。农机补贴,全称为“农机具购置补贴”,是农业部门对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个人或组织,购置和更新农业生产所需农机具给予的补贴。

  牛书军是一名农机经销商。1997年从开封市农机公司下岗后,开始从事农机具代理销售。他妻子李坤告诉重案组37号,生意红火时同时代理3到4个品牌,有6名雇员从事销售和售后服务。

▲6月7日,河南开封,牛书君的农机经销点。

  李亚文说,身份证借出没几天,接到农机销售人员电话,对方说,已用“李亚文”名义购买农机,并申领购置补贴。按照程序,农机管理部门会通过电话核查。“那边跟我说,如果人家问有没有买农机,就说刚买过。”

  大约一个月不到,李亚文接到农机局核查电话。根据之前对好的口径,他回答了相关问题。事后,李亚文得到500元报酬。

  2017年8月,开封市鼓楼警方以涉嫌诈骗罪逮捕李亚文。当年11月7日,开封市鼓楼区法院一审认定,李亚文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李亚文在明知经销商利用其身份信息骗取国家农机补贴款的情况下,仍提供其本人身份证和粮补卡等证件,并向农机部门核实农机情况的工作人员提供虚假证明,以虚假购买一辆自走轮式谷物联合收割机的方式,骗取国家农机补贴款40500元,并分得赃款500元。

  与李亚文有相同经历者,仅在仙人庄乡就有数十人,涉及新城集、仙人庄、龙王庙等下属各村。

  重案组37号获得的多份判决书显示,2017年3月至8月间,开封市鼓楼警方在办理开封市鑫丰农业机械有限公司经理孟庆安、副经理陈成行,及开封市鑫源农业机械销售处负责人牛书军涉诈骗罪两案中,通过追溯销售源头,共逮捕63名相关人员,其涉案情形,均为向农机经销商“提供其本人身份证和粮补卡等证件,并向农机部门核实农机情况的工作人员提供虚假证明,骗取国家农机补贴款”。

  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63名涉案人员陆续因犯诈骗罪获刑。重案组37号梳理判决书发现,年龄最长者案发时66岁,最幼者24岁,其中90后3人,大多数年龄在40岁左右,职业均为农民,绝大部分居住在仙人庄乡及周边地区。

  判决书内容显示,从涉案金额看,最高者被控骗取国家农机补贴83000元,有2人,最低者8700元,有1人,多数在25000元至4万元间。不过一审法院开封市鼓楼区法院认定,上述63名涉案人员“实际分得赃款”,绝大多数为200元或500元,有1人获得100元,甚至有数人仅以“请客吃饭”的形式取酬。

  上述63名涉案农民,因涉及农机补贴金额、所获报酬不同而各有差异,绝大多数的刑期在1年半以内(缓刑2年)。如今,大部分人仍在假释期。

▲申办农机补贴,需要提供产品合格证明,摄于6月8日。

  经销商求“变”

  重案组37号注意到,63名涉案农民借出身份证的时间,全部为2013年以后,其中相当部分是2013年1月份。

  开封市一名农机经销商告诉重案组37号,这并非巧合,其背后是国家农机补贴发放政策的变化。2013年1月前,农机补贴专项资金直接划拨给农机生产厂家,“生产一台补贴一台,”经销商以补贴后的价格进货,再转卖给农户。但是“2013年以后,需要农民在购买农机后自己去申报补贴,然后钱打入卡里”。

  开封市农机局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说,政策之变的目的,是保障农民直接享受到优惠,以及防止生产商虚报产量,套取补贴资金。

  除政策之变外,地区补贴指标也有不同。一名关注此案的开封市鼓楼区人大代表告诉重案组37号,以开封市为例,农机补贴资金每年由市里按照比例,统一划拨各区县。在实际操作中,一些地区补贴指标紧张,另外一些地区由于城市化进程较快,农民需求较少。

  今年5月,新华社援引河南省农机购置补贴辅助管理系统数据称,开封市城区之一的禹王台区,中央补贴资金使用比例仅为8.18%。

  仙人台乡新城集村村民许建义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周边不少村民因区里当年年度指标用完等原因延期,自己所购置的农机,使用已经超过3年,目前仍未领到补贴。这导致一些指标紧张地区的农民,会跨区到指标有富余的地区购机。

  经销商牛书军的妻子李坤说,实际操作中,在与出借身份证的名义购买者签订合同后,牛书军会与名义购买者、实际购买者三方签一份协议。重案组37号获得的部分协议显示,文中明确,尽管行车证及牌照以名义购买者办理,但机器“日后所有问题”与名义购买者无关。此外,牛书军还为双方准备一份协议,以“转让”的形式,完成农机所有权转移。

▲经销商通过签订三方销售协议和转让协议,将农机所有权转移,摄于6月7日。

  由于时间跨度相对较长,牛书军会将农机的名义和实际购买者对应整理成表格。在其被捕后,警方依据这一表格,陆续将涉案农民控制。

  “我也知道这样是违规违法的”

  “我也知道这样是违规违法的。”李坤说,她也曾担心这一销售行为被主管部门查处,但由于“周边经销商都这么做”,因此也没有太在意,“想的就是,即便是被查了,可能最重的处罚就是吊销销售资质,以后不让卖了。”

  事情的走向,远远超过李坤的预期。2018-11-14,开封市鼓楼区检察院以涉诈骗罪,对牛书军提起公诉。起诉书显示,检方审查查明,牛书军先后通过36人的身份信息,办理虚假农机购买手续,以及虚假农机购置补贴手续,“骗取国家农机补贴款合计256.9万。”

  李坤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表示,从结果来看,国家农机补贴款最终进入购机者手中,牛书军并未从中抽成,“因为农机售价透明,都是按照补贴后的价格卖出去,实际上付给农民的几百元报酬,也是从销售利润中支取出来的。”

  一名农机经销业内人士介绍,农机补贴标准公开透明,经销商想要获取更高利润,几乎只有两种手段,一种是通过向厂家增加订单,压低出厂单价;另一种是通过代办补贴手续,提高销量。前一种方法适用于资金较为充足的大经销商,后一种方法,则在中小规模经销商中普遍通行。

  2017年3月至8月间,开封市鼓楼区检察院先后以涉诈骗罪,对三名涉案经销商牛书军、孟庆安和陈成行分别提起公诉。庭审中,三人是否构成诈骗罪成为控辩双方焦点。

  牛书军的辩护律师、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常伯阳认为,牛书军使用他人身份证申请农机补贴款,其目的“只是为方便购机农民”,其使用自有资金垫付与补贴相当的金额在先,将国家补贴款划走在后,不构成非法占有;此外,牛书军实施欺诈行为,并非出于占有他人钱财的目的,不能被认定为构成诈骗罪。

  孟庆安和陈成行的辩护律师则提出,对两人套取国家补贴的事实没有异议,但不具备诈骗罪中非法占有的主观要件,没有社会危害性,不应视为诈骗行为。

  上述辩护意见,一审法院并未采纳。开封市鼓楼区法院认定,购机者和农机产销企业分别对其提交的相关申请资料,以及购买机具的真实性承担法律责任,“也就是说,除有资格依法申报、实际购置农机的人员占有农机购置补贴款外,其他任何人对农机购置补贴款占有,均属非法占有。”牛书军等三人套取国家补贴款的行为,“表面上看似乎未得利,但其非法占有农机购置补贴款后的处置行为,更是保持价格优势的手段行为,利益仍归于个人。”

  因诈骗罪名成立,且数额特别巨大,牛书军一审获刑13年,并处罚金10万元;孟庆安获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陈成行获刑10年,罚金4万元。

  重案组37号注意到,农业部办公厅2018-11-14签发的“农办机(2014)22号”文件中称,“农机具还是在农民手中,还是用于农业生产,补贴实惠最终落到了农民,符合中央农机购置补贴导向,达到了政策目的,不宜简单视为违法违规行为,也不宜将此认定为给国家造成资金损失。”

  基于这一文件精神,三人分别提出上诉。2018-11-14,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鼓楼区法院重审。

  重案组37号从开封市鼓楼区法院获悉,截至2018-11-14,63名因出借身份证而获刑的农民,绝大多数未提出申诉。

  李亚文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毕竟做错了事,心里很悔恨。他说:“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自己会先回去,查一查法律怎么规定的。”

  新京报记者 王煜

  原标题:63名农民外借身份证帮人买农机获刑

责任编辑:海竹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
友情链接: 神鞭仙瞳 那时的我们年少无知 关于人生,我有话想说 太古妖龙帝 涅子 再生人之主宰天下 直播之绝地大主宰 神的游戏之小人物 万法之眼 萌二次元系统 龙珠之双生子 海贼神系统 平凡的想法 出世无尘 美丽的,村庄 九龙护尊之苍穹圣主 恶魔的换装日常 神话世界有两种星辰 魔王的划水日常 暂时停更嗯 魂兽领主 美国农场主人 特种兵之末世狙击手 逆世得仙 成年往事 问灾 成神之殇 复国的蚂蚁 那最后的狼少年 名侦探柯南之永夜守护 尸鬼小邪修 随身优盘 血破天穹神兽圣光 契约大法师 吞天霸帝 异世冰帝 吃鸡之绝地大逗播 三九界 机械师之主宰星河 不一样的异次元 洪荒阴阳魔神 谷之灵 系统之传奇人生 辰霏旭缘 再生战甲 王俊凯之爱上替身妻 雪歌之月 中华巡天舰 鼠与我 大夜天朝 猎魂之旅 次元追杀令 本世界唯一主人 洪荒诸神记 武林外传之九品捕头 重生为妖狐 枭雄之挡我者死 君伴幽独 白目志异录 牧仙纪 九转圣灵决 九嗔天 黑叶传说 焰云外史 烬火孤星 我在夜凉国当咸鱼 独问仙穹 凡人的末世 香烟杀人纪事 网游之幸运旅神 界站 叫我破坏帝 我叫晴人 宠物小精灵之灵的冒险 龙域—末世 问鼎剑仙 超神学院之禁域 大清地主爷 异界之诛妖 重生之永恒神王 归妖途 末日救赎系统 嗜灵天道 启元道途 星帝天荒 凌界仙尊 炼金狂想 三生人:明月霜霞 足球少年进篮坛 绝地狭路 无限之可能——超梦空间 本妄界 呐喊的仙侠世界 逝心雨季 第二种江湖 超神学院之纪元纷争 新王者英雄传 恐怖学院之神秘鬼 推拿的日子 八荒大泽 盟主又满级了 永恒纪元之世纪盾守 随机百宝箱 时神之剑 墨燃华年 仗剑行三界 神级主神文明系统 虚拟怪物大作战 西游大征途 欲望黑洞 神奇宝贝之傲世凌天 战灵至尊 丞相何以忘乎 仙衍天 那年纪念册 虽死不悔 这次不会再错过你 完美仙灵 九幽玄幻录 柯南之命师 穿越宁采臣 造物主之路 天盗逍遥 绝地求生之无所畏惧 死够一百次 神皇无敌传 抢鬼劫怪 荣耀技术主播 仙逆之穿越诸天 帝皇一生 亡灵领主的无限之旅 失忆后,还能在一起吗 暗之血战纪 生存2 文化痞子 混世四猿 末日食丧尸 TF之意中人 天书天下 从超兽武装起始的世界征服者 快让我变回去吧 绝世盛宠我家青梅招桃花 不悔天途 天下无敌老祖宗 洪炉契约之破界 皇的游戏 掠天录 月魂溪 浮云绎 花氏风云 幻想之文 心灵的撞击 罗安达的时光 至高进化伊始 都市之极品小道士 剑殊,千秋纵横 星际之镯 修道百万年 我从北方来 一拳超人之武途霸业 创幻主宰 TF之二次元偶像 刺影楼 哈利波特与索尔布莱克 神魔笔录 时空大祸害 元灵梦影 最强天蓬之堕轮回 四界封神榜 玄道伏魔录 在梦的另一端等你 魔道诸天系统 红玉兰与白玉兰的都市生活 萌龙游天涯 君临天下之阎王曲 化道魂 星夜穹 G2G事务所 私人升级系统 一木棋牌 大神棋牌 大神棋牌 荣耀棋牌 一木棋牌 一木棋牌 娱乐兼赚钱的棋牌——一木棋牌 捕鱼棋牌完美融合的软件——真钱棋牌 吉祥棋牌,一个可以任你挑选多种棋牌模式任的平台 吉祥棋牌,一个拥有多种玩法的平台 集合各类棋牌游戏,任你挑选大神娱乐 神来棋牌 星空棋牌 真钱棋牌 吉祥棋牌苹果版 388棋牌 荣耀棋牌 吉祥棋牌安卓版 宝博棋牌 比特棋牌 即刻棋牌 永旺棋牌 豪利棋牌 京梦棋牌官网安卓版 追光娱乐棋牌 追光娱乐棋牌 追光娱乐 追光棋牌 一木棋牌苹果版 双赢彩票 500棋牌 500万-彩票 北京赛车app 江苏快三app 凤凰500万 凤凰彩票网 500万彩票 一木棋牌 大神棋牌 8亿彩票 大神棋牌app 大神娱乐棋牌 大神娱乐安卓版 大神娱乐作弊器 人人赢彩票 一木棋牌app